【不二越】【越前龙马生贺】同居短篇he完结

媳妇儿生快,爱你一辈子啵啵啵。微博话题第一好棒啵啵啵

我已经尽力了,觉得崩了就赶紧叉吧x


时过境迁,洛杉矶变了又变。

网球赛场旁的一家咖啡店里,有一位亚洲面孔,面目清秀的少年倚窗而坐,墨绿色的发丝隐约透露在白色的R字帽沿之下。他的面前摊开的是一本最新的网球报刊,一杯咖啡静静地站在报刊身边。

少年低下头,“前日本网坛王牌”、“退役五年”、“日本再现网球新星”等字眼一掠而过。抬头,拧眉良久,少年又偏过头,幽幽地望着咖啡店窗外清晰可见的网球赛场。赛场的外形还真是一点没变啊,可能现在里面正有好几位天赋选手在挥洒汗水,拼命赢取那几率缥缈的决赛门票。

“那还真是活力四射啊。”少年喃喃道。

“哟,越前。”


“…切…我怎么可能羡慕那群小屁孩,还差的远呢。”越前不耐的瞪着眼前的栗发男子。

“呵呵,”不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当年你不可还是个小屁孩吗?现在轮到你来说别人了,感觉如何?”

越前龙马又是切了一声,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收回瞪着不二的目光,转而凝视窗外。

不二低头搅拌了会儿面前的咖啡,随后托腮看向越前。越前早已没有了刚步入青学正选时那稚嫩的气息,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高傲神情也在几十年世事的磨练下收敛了许多。是啊,几十年。不二恍恍惚惚地想着,越前这网球事业可比他父亲长久多了,当初那样小,现在这样成熟,是几十年的时光纵然而逝。

不过,他依旧是那样的好看可爱。不二凝视着越前的目光似乎又融入了些什么,深沉了几分。


“怎么样,我可没比他们差。”越前高高的昂起脑袋,阳光从他头顶耀眼地洒下。他抬手拉了拉帽檐,“不,我比他们更活力四射吧。”

不二依旧是笑着,“那也是你的对手我,老了啊。这比赛可不就费力多了吗?”他暗中的喘了口气,呼,这小子,跟退役前根本差不了多少嘛,可还真是和他父亲相像,说走就走放荡不羁啊,即使这技术还够他再战好几年。他心中苦笑着,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应付的越来越费力了,看来是离越前越来越远了啊。

越前抿抿唇,沉默了。他拿起球拍,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休息,擦着汗,不再说话。不二也跟着坐在一边。

“休息好了没,回去了。”没一会,越前起身,拿起毛巾向后一抛,背起网球袋准备离开。

白色的毛巾轻轻的落在了不二头上。越前回头看的时候,恍然以为时间倒退到了全国大赛决赛那天,不二也是这样坐在凳子上,低着头,白色的毛巾遮住了他的所有神情。


从网球场到越前家是可以打的,也可以坐公交车回去的。这一段距离还是不能算近的,不过越前和不二还是选择了走回去,大概是习惯于坚持该有的锻炼吧。年轻时苦累的训练使得他们保持着良好的体力毅力,现在打完一场比赛之后还能徒步走一段较长的距离。

途中经过沿海的一条小路,不二还保留着摄影的业余爱好,掏出单反细细拍摄了几张。正是夕阳时分,余辉斜斜的懒懒的洒在两人身上,一阵温暖。不二趁着越前走在前面,卡擦卡擦对着越前一阵急拍,眼里的温柔满的似乎要溢出来。等越前停下来等他,又只给他看自己拍的夕阳海景。

经过一片繁荣的街道,也就是圣塔莫妮卡附近的第三大街。不二清楚的记得,在越前刚加冕冠军红火之时,各大报刊争抢着采访刊登他的相关消息。越前有在八卦采访中提到,圣塔莫妮卡第三大街是他约会最想去的地方。在他们刚刚交往的时候,正是十六七岁花季热恋的大好时光,两个小伙子一腔热血,一直现实而又不浪漫的越前,也难得任性一回,真的陪着男朋友到理想中的约会圣地腻了几天——圣诞节从u-17请事假出去疯狂的赶飞机飞到国外再飞回来,也就为了和热恋中的情人在一个浪漫适合热恋的地方度过一个柔情满满的圣诞。回来后被得知出去根本不是干正事,没少被教练责骂加训,也少不了队友的调侃。

那时去逛第三大街,穿过圣它莫妮卡广场,两人都还是很青涩的年纪。在国外这样开放热情的地方,两人也装作很成熟的牵着手,情侣款围巾的掩盖下,是越前早已红透了的脸庞和不二微红的耳垂。当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满,有时不二停下来拍照,动作生疏,越前嫌他慢还说他丢脸,就自己一个人甩开他的手哒哒哒跑到前面去了。不二只好赶紧拍完照,追上越前,拉着手好言相劝,反正最后两个人紧紧牵着手从街的这一天走到那一头。

这一想,越前还真是无时不刻不在前进啊,不二举起相机按下快门,嘴角带上一抹苦涩的笑容,他就这样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拍完没有,快点啊。”耳边传来越前不耐的声音。不二点点头,放下相机,越前这才又迈出步子。

不过这最近几次,越前好像停下来等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啊。


到越前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不二和越前站在门口,相对无言。

“既然都这么晚了……”

“你要留下来住一晚上吗?”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打破沉默。越前一如既往的直接,不二依旧带着礼貌的委婉,但又想到一块儿去了。

“好啊,那我就暂住一晚。打扰了哦。”不二,看着越前有点别扭的转过脸,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哟,越前也会磨咖啡喝了,”不二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越前送了杯咖啡过来。

“啪。”越前把咖啡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双手抱胸向下俯视不二,挑衅道,“Asa酱教我的。”Asa是越前的前女友。

“诶……”不二看起来面不改色,端起咖啡稳稳地喝了一口,“味道不错啊,那她厉害,能教你这样的人泡出这样好的咖啡。”

越前与不二曾经是个什么关系?又哪里听不出这话中的含义?但又发作不了什么,越前活生生噎了一口气,狠狠地看了不二一眼。

“那你泡一杯?泡得比我好?”


越前和不二当时热血一沸腾交往了几年,干了好多热血狗血小情侣喜欢干的事,后来又一热血沸腾感觉和对方越来越八字不合,互相觉得对方要逆天自己,就又分了。这中间也不能说全是热血冲动,越前要往前走,一直走,走到世界第一,不二却跟他不同,年少越前不能理解,不二当时不成熟也有点犟,越来越不合就掰了。

越前走到世界第一后传过几个绯闻女友,当时正值巅峰无人超越的时候他也闲的乐意,正好就承认了自己有个女朋友叫Asa。其他别的前面交往的几个女孩子他都没什么印象,而且那时是在向世界第一奋斗中,那种小女孩子爱他花时间陪她们,不能理解他整天整天的不在她们身边,于是越前当时就交往了一个又分了,又分了。后面遇到Asa纯属意外,偶然被她认出来的,死皮赖脸要签名还要电话号码,最后联系联系着就敷衍着交往了一下,发现小姑娘人不错就是2了点,性格其实还比较合得来,识趣,体贴,该活跃的时候搞笑,挺轻松的。说再见的时候很不舍,哭得稀里哗啦的,却又说不要哄也不委屈哭过就好,捂着脸压着声音跑开了,后来大半夜回了条短信“我没事我放下啦”后来就再不见了踪影。

和那些女孩子交往的期间,也是当做冲淡对不二的疯狂思念。他以为自己能轻松放下,他也做到了几年,但一触及到什么象征性的东西,思念如同野草般生长。不过后来就好了很多,也许隔阂多了,分离长了,他看不二也只是淡淡的,不再带有一丝杂念了。或许那当初美好的情愫还未全灭,但也只是深深的藏在心中,埋上一层厚厚的积灰,随着时光流逝,终有一天消耗殆尽。

越前还挺喜欢最近和不二这关系的,就像交往前的队友般,热血是少了几分,却是他现在更喜欢的成熟稳定的朋友关系。不二能懂他,说话适宜气氛,玩笑也从来不过火,更能在他有困难的时候伸出最有效的援手,短短几句话就能把他拉出回忆摆脱郁闷面对现实。

这其实还是基于那几年的近距离相处啊。

屋子落地窗正对着大海,晚上海边星星点点地亮了灯,映着海水很好看。越前靠在桌边,眯着眼睛在脑中无意识回放着片段点滴,猛然一惊,发现自己又回想起了不二。


隔天,越前早上醒来,眼前是不二放大的脸庞,一根根睫毛数的好不清晰。

“哇啊你干什么?!”越前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使劲推开不二。

“干……”不二说了一个字又停下,更为过分地撑在越前床边堵着他,笑眯眯的,“不说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我们单位领导让我在这里学摄影,最好学个几年再回去。”

“我在洛杉矶没有房子,借助你这儿了,你若是不顾情分非要房租我只好以身……唔”

越前脸带红晕地捂住不二的嘴,怎么就过了一晚上,画风就不一样了呢?!

真糟糕,一直平稳的心跳好像有点加快。


最终不二免费住在了越前家,开始了幸福美满的同居生活。

似乎又回到了那段热恋时光,每天早上起来就能看到对方的身影。

不二给越前泡茶,越前给不二磨咖啡,都变相地讽刺对方搞的不好。

不一样的是他们分居两房。

也许是以前造成的伤害,不再信任不敢再爱。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起床有对方一句早安,出门时地方一声路上小心,回家时一声辛苦了,晚上有空一起去海边溜溜,周末有空一起出去比拼网球。

感觉挺好的,不会分开,也不会太近了又像以前一样闹到分。反正好像就会一只这样,不分开,天荒地老,外边一个又一个网坛新星的升起,也不再影响越前。委托不二摄影的工作,也无关紧要,可以迅速搞定再也分不开他们。


几个月后不二突然说道。

“我们公司要我一直在这里摄影,挺好的。”

“我要一直住在这里了。”

越前嗤笑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在表达自己的怀疑。

“随你。”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情敌们平安夜快乐!


评论 ( 5 )
热度 ( 3 )

© 浮晴 | Powered by LOFTER